用冷战时期对付苏联的方法来应对中国?外媒:CIA考虑建立“中国任务中心”

据外媒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正在考虑建立“中国任务中心”的提议。一旦实施,美国针对中国的情报收集工作预计将会大幅加强。去年以来,美国各界已经相继成立了多个针对中国的工作小组,今后可能还会加上情报界。

“扣动扳机”

彭博社8月13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美国中情局正在考虑建立“中国任务中心”的提议,以进一步深入了解这个“美国的头号战略对手”。

据称这一提议是中情局局长伯恩斯对该机构在华能力进行更广泛评估的一部分,将提高中情局对中国的关注。此前,中国一直是中情局“东亚和太平洋任务中心”的工作对象。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中情局官员说,在中情局内,很多人一直认为有必要建立一个这样的“中国任务中心”。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人愿意“扣动扳机”。

据悉,“任务中心”是中情局内的独立机构,根据中情局的优先事项行动,可以利用整个中情局的资源。目前,中情局有近十个“任务中心”专注于地区问题和优先事项,包括“反情报任务中心”、“反恐任务中心”和“近东任务中心”等。

中情局官网信息显示:“任务中心”的工作范围涵盖行动、分析、支持、技术和数字能力,与其他部门和机构紧密合作,“共同应对国家安全挑战,以及当前和未来的威胁。”

尽管中情局的任务是向美国总统提供独立的情报评估,但该机构也会根据每届政府设定的优先事项进行调整。据报道,2017年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中情局建立了一个新的“朝鲜任务中心”,旨在应对“来自朝鲜的威胁”。中情局当时表示,该中心有助于“更有目的性地整合和指导中情局的工作”。

曾在中情局负责朝韩事务的布鲁斯·克林纳当时表示:“虽然没有太多细节,但重组官僚机构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来准备、评估和多级审批。”

另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特朗普政府关注伊朗事务之际,美国官员2017年称,中情局还成立了“伊朗任务中心”,专门收集和分析伊朗情报,包括秘密行动。

意欲何为

实际上,中情局考虑建立“中国任务中心”符合伯恩斯的一贯立场。今年2月,伯恩斯在美国国会参议院举行的提名听证会上提出“中国威胁论”,并将此视为当务之急。

“对中情局来说,这将意味着加强关注和紧迫性,”伯恩斯说,包括继续加强中国专家队伍,扩大语言技能,从长期角度调整人员和资源配置。

上月,伯恩斯还在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采访时表示,在对中国进行广泛评估时,中情局也在考虑是否在世界各地部署中国专家。据称这是冷战期间,美国用来对抗苏联影响的方法。

“我正在探索,在前沿部署中国专家,无论是行动官员、分析师还是技术专家,让我们在这场竞争中更有效”。伯恩斯说,中情局还在研究如何应对“中国情报机构非常先进的能力”。

中情局也曾在一份声明中说:“正如伯恩斯局长所说,中国是他的首要任务之一,中情局正在决定如何最好地定位,以反映这一优先任务的重要性。”

不过,中情局考虑建立“中国任务中心”恐怕还有其他考量。彭博社报道,三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现任和前任官员透露,在情报机构中设立一个这样的中心,将更容易为与中国有关的活动争取到人员、资金和高层关注。

彭博社称,中情局和其他美国情报机构在中国的收集能力曾受质疑。众议院情报委员会2020年9月发布一份报告称,美国间谍机构未能应对“中国带来的多方面挑战”,过度关注恐怖主义或传统军事威胁等传统目标。

最近,美国总统拜登还下令“中情局”“跨界调查”新冠病毒溯源,令其面临不小压力。“情报界不知道新冠病毒最初是在哪里、何时或如何传播的,”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今年4月说。

“中国小组”频现

值得注意的是,在拜登政府将美国国家安全重点从反恐转向大国竞争,将外交政策重点转向中国时,美国各界,包括政府、国会、军方和情报界近来频频炒作渲染“中国威胁论”,甚至相继成立了多个针对中国的工作小组,体现出一致性。

去年5月,美国国会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宣布成立众议院共和党“中国工作小组”,妄称要“应对中国在各个层面对美国的‘攻击’”。

去年7月,时任美国国土安全部代理部长查德·沃尔夫也牵头成立了一个“中国工作组”,称将应对“中国对美国国土安全构成的威胁。”

今年2月,拜登宣布成立一个国防部的“中国任务组”,为五角大楼“针对中国构成的挑战”提供政策、项目和程序评估。

彭博社报道,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一名官员拒绝就中情局可能建立的“中国任务中心”置评,但表示委员会“很高兴”伯恩斯启动了对中情局面向中国的评估,并期待结果。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本文作者:陆依斐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

文章均来自于网络:冷战网 » 用冷战时期对付苏联的方法来应对中国?外媒:CIA考虑建立“中国任务中心”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